Bob和亚博哪个好

  彼德.胡顿:我当时坐在事发地对面的看台上,所以没能第一时间看清楚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墙的坍塌。但似乎是有场小规模的冲突,但我确定,这样的场面在每个国家的赛场上都不止一次地发生过, 而且20个安菲尔德的警察就能很快将它平息掉。

Bob和亚博哪个好

  肯尼.达格拉什:你去现场看比赛,但并不会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不是吗?足球已经不重要了,没有任何比赛值得人们为此付出生命。在生命面前其他任何事都显得毫无意义。尤文图斯球迷不应该向对方球迷扔石头,而利物浦球迷也不应该用同样的方式去还击。双方球迷都不该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如果他们预见到这样可怕的后果,或者他们考虑一下那么做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确信意大利球迷决不会向对方球迷扔石头,而英国球迷也不会有报复行动。意大利和英国球迷中的每个人都肯定会为此感到后悔,我相信直到现在他们也依然后悔着。

  2001年4月16日,在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的埃利斯球场,南非甲级联赛两支夺冠球队的比赛中,比赛组织者在能够容纳7万名观众的球场中出售了12万张球票,距离比赛尚有一个半小时,7万人的体育场已经座无虚席。但球迷仍然像潮水般地涌向体育场,执勤警察随即将入口处高高的铁门锁住,致使大量球迷滞留在入口的铁门处,情绪激动。比赛开始后,主队进球的消息通过扩音喇叭传到体育场外,在场的主队球迷立刻沸腾了。他们像疯了一样向各个入口挤去。西看台入口处的球迷最多,有几万人,他们立即汇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球场的铁门,有的球迷甚至爬上了铁门,准备跳进体育场。警察为了驱散球迷,控制局势,便违归施放了催泪弹。在球迷的推挤下,球场铁门被挤倒,冲在最前面的球迷猝不及防,随之倒在铁门上,被后面大量涌入的球迷踩在脚下,而人们明明知道有人倒在地上,但根本无法停住脚步,只能踏着前面的人继续往体育场里涌。这起事故总共造成了47人丧生、160多人受伤。4月16日也成为南非足球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1985年5月29日,利物浦队与尤文图斯队在布鲁塞尔海瑟尔体育场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中相遇,欧足联赛前把一个球门后的看台分配给利物浦球迷,但是却有不少尤文图斯的球迷从比利时人手中买到该看台的球票。看台上,也没有足够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将两队球迷分开。在比赛中,不断有双方球迷的辱骂和投掷行为。混在利物浦球迷里的足球流氓与尤文的球迷大打出手,导致看台倒塌,当场压死39名尤文图斯球迷,并有300多人受伤,这就是著名的“海瑟尔惨案”。而利物浦也输掉了冠军杯,赛后所有的英国球队并被禁止参加欧洲的赛事长达五年之久,利物浦则达七年。从此,红军大伤元气,多年来一直无法重复其巅峰状态。

  彼德.胡顿:直到我们回到奥斯坦德才了解到整个悲剧的情况。我记得当时整个小镇都被封锁了,警察来调查我们并没收了旗帜和其他物品。我始终都记得那个和我一起的那个小伙子,他问警察‘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知道,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而直到我们回到旅馆才被告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莱斯.劳森:坐在球场外面的时候我们感到很不安,我的同伴们也是如此。于是我们决定先确保自身安全后再进球场。我们并没有随利物浦球迷一起坐在主看台,我们坐在旁边。进入球场后,我们本以为可以在大批利物浦球迷中间安下心来,因为我们是从安菲尔德拿到票并且和官方团队一起过来的。但让我们恐惧的是,我们竟然被包围在尤文图斯球迷中间。

  彼德.胡顿(利物浦球迷,前The Farm乐队主唱):球场管理不严格是那场惨剧发生的根源。

  2001年4月16日,在南非首都约翰内斯堡的埃利斯球场,南非甲级联赛两支夺冠球队的比赛中,比赛组织者在能够容纳7万名观众的球场中出售了12万张球票,距离比赛尚有一个半小时,7万人的体育场已经座无虚席。但球迷仍然像潮水般地涌向体育场,执勤警察随即将入口处高高的铁门锁住,致使大量球迷滞留在入口的铁门处,情绪激动。比赛开始后,主队进球的消息通过扩音喇叭传到体育场外,在场的主队球迷立刻沸腾了。他们像疯了一样向各个入口挤去。西看台入口处的球迷最多,有几万人,他们立即汇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球场的铁门,有的球迷甚至爬上了铁门,准备跳进体育场。警察为了驱散球迷,控制局势,便违归施放了催泪弹。在球迷的推挤下,球场铁门被挤倒,冲在最前面的球迷猝不及防,随之倒在铁门上,被后面大量涌入的球迷踩在脚下,而人们明明知道有人倒在地上,但根本无法停住脚步,只能踏着前面的人继续往体育场里涌。这起事故总共造成了47人丧生、160多人受伤。4月16日也成为南非足球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莱斯.劳森(利物浦球迷,利物浦官方球迷俱乐部秘书):彼德.罗宾逊在决赛前就告诉欧足联,球场的种族隔离工作做得不够好,而场上的安全措施也不合格,但是欧足联并没有听取意见。对于那些罹难的意大利球迷家属我深表同情,但如果当初欧足联听取罗宾逊意见的话,悲剧是可以避免的。

  1982年10月20日,莫斯科列宁体育场举行了欧洲冠军杯的一场比赛,由莫斯科斯巴达克队迎战荷兰哈勒姆队。由于当时天气非常寒冷,来现场观看比赛的球迷异乎寻常的少,可容纳10万人的体育场只售出1万张票。体育场管理部门为了省事,将所有的观众都集中到C区看台,而球场工作人员又严重违反体育场安全规定,仅仅打开C区看台的一个出入口,将其他看台的出入口全部锁上。

  伊恩.拉什(1980-86,1988-96赛季利物浦球员):发生那样的事情后,决赛已经注定不会有完美的结局了。我认为当罗尼.威兰被绊倒绝对应该判罚点球,而他们的那个点球的犯规地点其实是在禁区外的。但相对于那天的惨案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们都没有心思去比赛了,你去问问有谁是在真正比赛的,即使你去问尤文图斯的队员,他们也没有心思认真踢了,那已经不像是冠军杯决赛,简直就像一场游戏。似乎我们都只应付着踢完比赛然后急着去看看我们的家人以及其他所有人是否都还好。

  肯尼.达格利什:我们离开酒店的时候看到意大利球迷在哭泣并用东西砸我们的大巴。而当我们离开布鲁塞尔的时候意大利球迷变得更狂暴了,这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的39个同胞遇难了。我们的大巴不得不需要大量的警力来保护。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有个意大利球迷的脸正对着我位置旁的车窗,他不停地在哭泣和嚎叫,那种情况下你会为失去同胞的他们感到难过。

  比赛接近尾声时,在主队已经攻入一球、胜局已定的情况下,现场球迷估计比赛将就此结束,于是纷纷起身准备提前退场,朝唯一开放的出口走去。但在终场前1分钟,比赛突然又起高潮,主队乘胜追击,攻入一球,看台上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许多已经走下看台和走到出口的观众被欢呼声吸引,立刻返身回转往回拥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正在这时,终场哨声响了,看台上兴奋的观众也开始离场往外拥。两股人流就像两股汹涌的潮水一样在狭窄的出口处交汇,猛烈地冲撞起来。由于人多拥挤,谁也控制不住相互推搡的人流。后面不明真相的人只顾挤前面的人,而前面的人在拥挤的情况下退场得又很慢。这样,出口被堵住了。随着退场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受不住巨大压力而窒息晕倒,一些被推倒的人,就再也无法站立起来,千百只脚从他们身上踏过,哭喊声、叫骂声、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场面之悲惨令人目不忍睹。最终导致340多人蒙难。

  希尔斯堡惨案后,英格兰足总命令拆除所有不带座位的看台。为了纪念这些遇难的球迷,利物浦球队的的队歌改为《你永远不会孤独前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以不忘曾经的悲剧。如今,希尔斯堡纪念碑永远矗立在安菲尔德

  历史上,非洲曾出现多次球场悲剧,1969年12月25日的刚果比卡球场惨案导致27死52人伤;1974年2月17日的埃及开罗球场惨案导致48死47人伤;1991年1月12日的南非奥科尼球场惨案导致42人死亡;1996年的赞比亚卢萨卡球场惨案导致9死52人伤;2000年7月,津巴布韦哈拉雷球场惨案导致13人死亡;2001年4月29日,民主刚果布姆巴什球场惨案,49人死51人伤……

  彼德.胡顿:此前几年阿森纳曾到那打过比赛,听他们球迷说那里简直是个垃圾堆。所以每个人都知道,即使当我们在安菲尔德拿到球票看到X区被删去时,我们还在想‘那里是留给谁的呢?’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我拿到球票时的情景,——现在我依然是在家里订票的。票上标有XYZ区,而X区被涂掉了。然后就有传言说尤文图斯拿去了我们一半的票。这是第一个谣言,但随着它流传开来,谣言变成尤文图斯拿去了我们三分之一的票。组织者称那个区是为中立球迷准备的,但是人人都知道布鲁塞尔有一大片意大利社区,而那些票都到了尤文图斯球迷的手中。

  肯尼.达格利什(1977-90赛季利物浦队员):我无法宽恕某些利物浦球迷的举动,但当对方球迷向你投掷杂物的时候,你很难不做出回击。除非利物浦球迷离开那里才有可能避免冲突的发生。特别是此前一年你曾被石块攻击过而且受了重伤,那你肯定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冲突就爆发了。

  1985年5月29日,利物浦队与尤文图斯队在布鲁塞尔海瑟尔体育场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中相遇,欧足联赛前把一个球门后的看台分配给利物浦球迷,但是却有不少尤文图斯的球迷从比利时人手中买到该看台的球票。看台上,也没有足够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将两队球迷分开。在比赛中,不断有双方球迷的辱骂和投掷行为。混在利物浦球迷里的足球流氓与尤文的球迷大打出手,导致看台倒塌,当场压死39名尤文图斯球迷,并有300多人受伤,这就是著名的“海瑟尔惨案”。而利物浦也输掉了冠军杯,赛后所有的英国球队并被禁止参加欧洲的赛事长达五年之久,利物浦则达七年。从此,红军大伤元气,多年来一直无法重复其巅峰状态。

  彼德.胡顿:我当时坐在事发地对面的看台上,所以没能第一时间看清楚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墙的坍塌。但似乎是有场小规模的冲突,但我确定,这样的场面在每个国家的赛场上都不止一次地发生过, 而且20个安菲尔德的警察就能很快将它平息掉。

  利物浦的球迷们并没有看到球队第五次举起冠军杯,相反,在回英格兰之前他们见证了一场悲剧。在这场悲剧中,共有38个意大利球迷和1个比利时球迷死亡。

  比赛接近尾声时,在主队已经攻入一球、胜局已定的情况下,现场球迷估计比赛将就此结束,于是纷纷起身准备提前退场,朝唯一开放的出口走去。但在终场前1分钟,比赛突然又起高潮,主队乘胜追击,攻入一球,看台上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许多已经走下看台和走到出口的观众被欢呼声吸引,立刻返身回转往回拥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正在这时,终场哨声响了,看台上兴奋的观众也开始离场往外拥。两股人流就像两股汹涌的潮水一样在狭窄的出口处交汇,猛烈地冲撞起来。由于人多拥挤,谁也控制不住相互推搡的人流。后面不明真相的人只顾挤前面的人,而前面的人在拥挤的情况下退场得又很慢。这样,出口被堵住了。随着退场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受不住巨大压力而窒息晕倒,一些被推倒的人,就再也无法站立起来,千百只脚从他们身上踏过,哭喊声、叫骂声、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场面之悲惨令人目不忍睹。最终导致340多人蒙难。

  彼德.胡顿:直到我们回到奥斯坦德才了解到整个悲剧的情况。我记得当时整个小镇都被封锁了,警察来调查我们并没收了旗帜和其他物品。我始终都记得那个和我一起的那个小伙子,他问警察‘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知道,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而直到我们回到旅馆才被告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